另類社交應用same:想關注?辦不到

Others

same能幫你找到相同屬性的人,不過假如你想關注某個用戶,在same裡可是實現不了的。

看了一段文字、電影有感而發,腦海中突然回蕩起一首歌曲,又或者在某條街的轉角看到熟悉的場景觸發潛在回憶,這些零碎的感受拼湊起生活的一天,你可以說它一成不變,也可以說它精彩萬分。

same這款應用就像是每個人生活的縮影,你可以在上面發布或看其他人細碎、毫無章法的意識流敘述,找到相通之處。當然你完全不用擔心這些瑣事會被好友看到,因為它根本不會同步你的社交關系鏈。

也許在未來,像same這種拋去社交關系鏈,以頻道為主題線索的產品形式也許會成為下一個趨勢(畢竟豆瓣小組也是類似的路數,並證明了可行性)。它提供了一個極為包容的地帶,你可以隨便發布心情和狀態——如果把微博、朋友圈比做群居場所,那麼same顯然是一個極好的獨處角落。

打開same後的直觀感受可以用兩個詞概括:“簡單”和“萌”。和那些試圖在UI上取勝的軟件不同,same的整個界面顯得小清新,沒有過多裝飾,簡單明了是第一要義;其次,可以看到每個板塊和頻道都搭配了不同表情的藍色小人(不知為何看起來總覺得像是兩根手指),表情都是“萌萌噠”,當然你還能在聊天功能裡看到特制表情包,包含“伐開心,要包包”、“約嗎”這樣的網絡熱詞。

same由7萬左右的頻道組成,每個頻道都有獨特的主題和生活態度。頻道屬性一共有四種,文字、圖片、音樂和電影。你可以在任何一個頻道下發布相應的內容來填充它,或者干脆自己創建一個頻道。比如你現在實在閑的無聊,或者思緒萬千,就可以創建“這一秒你在想什麼”,然後在裡面發布你想說的內容,有同感的人會像滾雪球一樣繼續在這個頻道裡發布。

same能幫你找到相同屬性的人,也就是“和而不同”。從字面上來看,就是在茫茫人海中找到那個和你有共鳴的人或動態,它可能是槽點,也有可能是共同的回憶。

不過假如你想關注某個用戶,在same裡可是實現不了的。Same把人與人之間的關系定義為“此時此刻的你和我”,更加純粹。這種狀態讓人之間的交流回歸了最原本的狀態,你不用在意聊天對像是誰,和你是什麼關系,也不用等著別人來點贊,目的只有一個:發泄或者扯淡。

如果你還明白same為什麼會討人喜歡,“喜歡same的原因”這個頻道可能會幫助你理解:

“喜歡same是因為自由自在沒有關注”

“能夠遇到跟自己有著一樣故事的人”

“因為沒人知道我、認識我”

“像一個樹洞一樣,說一些別人看不到的話,發泄一些來自真實生活中的情緒”

“原本只是跟風下一個來玩玩,但沒想到會在上面遇到好多溫暖又可愛的人,我被治愈了好多”

可見,在毫無外來壓力的狀態下找到“samer”(注:同類)是件樂事。如果你對某人有感,可以點紅心表示“同感”,或者直接與他私信。這樣的好處是,你可以有一搭沒一搭的和他隨便閑扯,或者從某個主題出發產生討論,不想聊了可以選擇“冷處理”,完全不用擔心由此引起的尷尬。

same這種類似意識流的形態可能是更契合移動端的一種社交形態,在這裡你找不到歸屬感和群體感,所看到每個頻道裡的內容都看似以一種毫無關聯的形式不斷刷新。

文學性曾經是same創始人許旭恆一開始的訴求,那個時候same的slogan還是“動物世界的一株植物”,“我希望它是部文學作品”,他在知乎上發帖說。

而對於“文學作品”最好的解釋是,“如果說same的結構是最基礎的主題模型,人與人都是參與者,所有的UGC主題和UGC內容,也不過是豐富一部作品的故事性,非常寬松,如何閱讀與觀賞也完全靠用戶本身的習慣或慣性組織與串聯。”

 

(轉自互聯網)

Post a comment

 

Loading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