足記真的是現像級產品嗎?

App

距離足記最開始風靡微信朋友圈,已經過去一周多的時間。現在,這款曾經被列在APP Store旅游分類中的APP已經成功問鼎攝影與錄像免費排行榜的首位,在免費總榜單中也位列第一。

人們習慣用“曇花一現”來預判像足記這樣在短時間之內迅速躥紅的產品,這樣的產品往往有一個共同的特點,靠用戶間的社交和口碑獲得快速傳播,而非產品的自身營銷,隨著時間的推移而冷卻下來。

從最早的臉萌、魔漫相機、百度魔圖、瘋狂猜圖,到後來H5小游戲圍住神經貓,都是在短時間內迅速躥紅,公司創始人受到媒體和投資人的追捧。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,眾人對他們的關注度逐漸弱下來,“曇花一現”的帽子隨即被扣在了它們的身上。

然而,足記在最近一周的表現卻有點出乎人們的意料之外。

我們不妨看下足記最近公布的數據。截止到上周末(3月22日),足記的DAU(日活躍用戶數量)超過300萬,且增長還在持續,日PV(頁面瀏覽量)達到2億,日新增用戶接近200萬,累計總用戶量也已經突破千萬,新一輪的融資起價已在千萬美元這一級別。

時間再往前順延一周,得到的官方數據是,截止到3月14日,足記的用戶數達到93萬,僅14日當天新增用戶就增長了36萬,這種增長速度讓創始人楊柳和她的團隊萬萬沒有想到。

2102

“曇花一現”只是媒體的定義

移動互聯網讓不少產品得到了短時間之內躥紅的機會,於是關於這些產品的形容詞,比如“現像級”、“曇花一現”、“火一把就死”、“衰落”接踵而來,頻繁地出現在各類文章中。不過,這些應用真的是“火一把就死”了麼,其實不盡然。

每每有一個新的產品爆紅開始吸引受眾眼球時,難免會受到來自媒體的追捧或是“轟炸”。比如在騰訊科技第一時間報道了足記後,有不少人來問詢足記創始人楊柳的聯系方式,這其中有媒體,也有投資人,這讓楊柳感到有些應接不暇。

楊柳說,“現在已經有二三十家投資人找過我了。這麼多投資人湧過來,我感覺也是很忙亂。我確實很需要錢,這其中也出現了我有意向的投資人,兩周之內我會完成A輪融資。”

隨後,足記難免被拿來和以前的類似產品來做對比。而當面對媒體和投資人時,這些產品的創始人很容易被問到這樣的問題,即“如何面對曇花一現”,而在這之中,臉萌、百度魔圖、瘋狂猜圖往往“躺槍”成為被類比的對像。

以去年曾經迅速火起來的匿名社交應用為例,無秘創始人林承仁也曾經被媒體問到過“匿名社交為何衰落”的問題。他表示,其實我們並不認為匿名社交沒落了,所謂“沒落”可能更多的是從媒體角度出發。“在當時很多家都在做匿名社交,這個領域看起來非常火爆。但作為創業者,我們看到的是絕大部分匿名社交產品的用戶規模都很小,即便所有產品的用戶加起來,量也很低。”

而媒體所定義的“沒落”或是“崛起”是建立在創業者是否都在開發類似的產品:如果多幾家創業公司在做,就覺得行業很火;當很多家做不起來的時候,就會覺得這個領域沒落了。這之間有一定的關聯性,但不是必然的。

去年有過同樣經歷的臉萌創始人郭列曾表示,有些後悔過早的曝光在媒體面前。在媒體輪番轟炸之後,郭列選擇安心做產品,盡量減少各類采訪和各類活動的邀請。

有位臉萌的團隊成員對媒體表示,無論是臉萌還是2013年以來的大多所謂“曇花一現”的移動應用,其實活得都要比業界想像的要好,“畢竟那麼大的用戶增長,即使留存率再低,因為基數夠大,不可能一下子就跌到水深火熱的地步”。

117625200

產品是留下用戶的核心

正如在經濟學中,我們習慣用邊際效益遞減規律來討論投入和產出的關系:產出總量總會達到一個峰值,在這個過程中,產出的增長速度是不斷變慢的。移動互聯網產品也是同樣的道理,我們並不能憑借產品日增用戶數下降就簡單粗暴地判斷它“曇花一現”,畢竟很多人都抱著“試一下”的心態,核心用戶卻是有限的。

在用戶數迎來激增之後,最重要的問題還是考慮如何增加用戶粘性,留下這些核心用戶。對於足記來說,社交元素的融入讓它比其他爆紅的工具屬性應用顯得更有“韌性”。

使用過APP足記的用戶不難發現,打開足記這款APP,可以在“發現”頻道中看到許多電影的取景場地,比如影片《這個殺手不太冷》中Leon和Mathilda最後一期居住的位於紐約漫畫噸百老彙大街3812號的公寓,再比如《肖申克的救贖》中位於美國俄亥俄州曼斯菲爾德市的俄亥俄州立監獄,又名曼斯菲爾德監獄,影片的主線故事在這裡發生,大量經典場景再次拍攝。在足記團隊的心中,這才是足記最核心的價值和創意初衷。

如果說發現和探索取景地的門檻非常高,足記原本只是希望為小眾用戶提供交流平台的話,大片模式則讓足記在猝不及防間成為了一款熱門應用,楊柳用“無心插柳”來形容。不過相對來說,足記大片模式的門檻還是略低。在足記的電影大片模式出現後,不少工具類應用也開始上線這個功能。

然而,和其他工具類應用相比,足記天生就具有社交的基因,這一點幫助它保持了用戶粘性。正如一名與足記團隊接觸後的投資人說得那樣,“增長帶來的勢能,如果不懂得如何充分利用,那就是對幸運眷顧的浪費,以及提高投資回報的風險”。

楊柳曾說,在我看來,一般的圖片社交,只是碎片化的記錄生活,沒有故事情節,沒有生活關聯性,它和人的回憶是斷線的,而足記最大的特性,就是圖片的故事化,它切中人在回憶這件事上的訴求,就像電影一樣,能一幀一幀留住記憶,它具有互動和社交屬性,裡面還有興趣圖譜的一些內容。

她還表示,接下來的重點還是會把用戶的記錄方式提升到最好,把社交做深,把記錄生活這件事情做到極致,就一定會有用戶留存下來。“如果真的是流星的命運,我也沒有辦法,我不能到處吆喝,我不能成為流星。”

(轉自互聯網)

Post a comment

 

Loading...